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多尔衮 >

第一章·第十一节·万彻霜寒…

发布时间:2019-07-22 19:1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努尔哈赤和黄松年、全斗玄两个站在那里对峙着,黄、全二人全力以赴,努尔哈赤却只是那么随意的站着,黄、全二人心中却似面对一座越来越高的大山一样,渐渐的生出仰视的感觉,二人明白再这样对峙下去不用打二人就输了,全斗玄眉头一转向众军犯道:“你们上去砍了他!”

  众军犯此时谁也不敢动弹,那个理他,全斗玄脚在地上一铲,一片沙土打在几个军犯身上,打出几个窟窿来,立既送命,全斗玄道:“再不去老夫把你全都踢死。”

  军犯们不敢不动,一个个心中暗骂,慢慢的挪动身子向努尔哈赤凑了过来,努尔哈赤看也不看,笑道:“二位年纪一把有的就是这个主意吗?可惜这些人未必走得到我身边来。”果然这些人走了不到五步就一个个的倒了下去,努尔哈赤长笑一声挥刀就劈,黄松年、全斗玄两个只觉对方的刀同时向自己劈了过来,急忙挥杵招架,就听见一声响,两个人同时后退一步,二人心中各自一震忖道:“此人刀法怎么这么快?竟然同时砍中我们两个人的铁杵。”

  努尔哈赤一刀出手已试出二人武功都不在自己之下,所缺的就是一股气势,他与朝鲜多位高手交手之后也反现很少那位高手有夺人之气,他把铁葫芦往刀面一划,发出一阵牙酸的声音,气势蓄足道:“我新学一手刀法,就拿你们练练刀吧。”说完大刀挥手而出,飘忽不定,有如云走雾动一般向二人头上削来。

  黄、全二人各自挥动大杵盘旋舞转形成一个劲气圈,努尔哈赤的大刀一入圈中马上就被劲力冲得飘浮起来,几乎脱手而去,努尔哈赤笑道:“好,咱们就比比内劲。”说完全身用力,控住大刀在劲气圈内沉稳的一刀一刀削向二人。

  双方渐渐分开一丈左右,各自专心的舞弄自己的兵器不让对方靠近自己,而且越舞离的矩离就越远,到最后已相隔数丈,远远望去就像三个人在各自练武一样,谁也不能伤到对方,但有苦自知,三人心里都明白不论是谁一但停下舞动就会死在其他二人手上,到这个时候想收手都不可能了,就算明知是自己人,蓄足的杀气也会不由自主的发泄出去。

  又过了片刻全斗玄的速度慢了下来,头上的汗珠一滴滴的在往下滴落,而全斗玄想到一会自己可能就会被师兄的铁杵砸死,心中更慌,手脚也更加不听使唤,而黄松年也果然向他靠了过来,两个人脸上都是紧张不已,但谁也没有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努尔哈赤长啸一声,收住大刀,黄、全二人一下子找到发泄点,两柄铁杵一齐向努尔哈赤砸了下来,努尔哈赤口中吼声不断,手中大刀向上一横,接住不住砸下来的铁杵,两柄大杵直如明炉打铁一般砸下来,当黄、全二人的杀气泄尽大杵停下的时候努尔哈赤的半截身子竟被钉进土中,二人扶着铁杵连着喘气,全斗玄看一眼被钉进土中脸色惨白的努尔哈赤向黄松年使个眼色,二人举起铁杵猛的向努尔哈赤的头上砸了下来。

  努尔哈赤目此欲裂,大吼一声:“啊!”一跃而出,大刀龙伸虎展快速劈出,连续十几刀,吼声一止大刀收回,努尔哈赤就如天神一般站在二人面前,黄、全二人呆呆的看着,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手中的铁杵一片片的散落下来,掉在他们的脚边,最后他二人手中只剩下两个杵柄,努尔哈赤看着二人冷笑一声道:“我若杀了你们只怕污了我的宝刀!”转身离去。

  黄、全二人仍是那样呆呆的在原地站着,那些军犯身子缓过来一些之后,大着胆子过去捅了他二人一下,二人这才倒下,原来他两个杀气泄尽,已将至虚脱,努尔哈赤那十几刀虽然没砍到他们身上,但那逼人的刀气仍将二人残存的一点力量挤了出来,使二人灯尽油枯,寿终正寝。

  那些军犯一直被二人管辖,并被逼迫着来干送命的勾当,此时一见二人已死,各拿刀剑在二人身上乱剁一翻以泄心头之恨,也送这二位直入黄泉去了。

  努尔哈赤下了里胞峰胸中恶气再难抑制,伏在一块大石之上连着吐出几口紫血来,他强自停舞大刀已然伤身,加上连挨几杵,拼力一战使得内伤更重,此时虽想运功疗治,但只觉内力如同流水一般四散而去,分而不聚,同时一股寒意从心头涌上,努尔哈赤知道寒毒又要发作,暗悔刚才下山怎么地不用龙虎独行步的功夫,急要走时四肢发软竟如何也动弹不得了。

  忽然一只手掌贴上努尔哈赤的后心,一股热气涌入他的心腑之间,一人道:“跟我走!”带着努尔哈赤向后倒退着走起了龙虎独行步,并将一粒丹药塞进他的口中。

  二人就以倒走的方法走了七圈,努尔哈赤的气息才缓了过来,他猛的回身向身后的黑衣人拍了一掌骂道:“你个混帐!竟真的把我丢下了!”

  石戎看着他二目尽是敬重之意道:“小弟万没想到哥哥竟如此豪迈慷概,大有古人之风,我刚才抱了那郭再佑在远处,看到你让那两个老混账暗算的时候,几乎悔死,我了定那两个老混账不会讲仁义,不过我没想到你竟还能一战,小弟今生能和哥哥结交不枉一生了。”

  努尔哈赤哈哈一笑道:“少来吹捧!郭再佑呢?”石戎指指昏睡在一旁的郭再佑道:“在此,小弟不会丢了他的,若是哥哥真的有事,我定要好好炮制他一番。”努尔哈赤走过去看看,就见郭再佑身上的伤口已经都给上了药了,回身向石戎笑道:“你口中虽说的那么狠,但我知道你是不会不来帮忙的。”石戎摇摇头笑尔不答。

  努尔哈赤在郭再佑身边坐下道:“庙里是不能回去了,只好在这里露宿一夜了,现在我们两个都受了伤,这吃的就要你去弄了。记住,给我弄些酒来。”石戎在身上解下一个布包打开,只见里面牛肉、打糕、鸡蛋应有尽有,只是没酒,努尔哈赤正觉失望,石戎又在腰上解下一个大皮袋丢给他道:“这是栗子酒,喝不喝得惯我就管不了了。”努尔哈赤解开皮袋喝了一口只觉得又淡又辣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有胜与无他仍是喝了个一干二净。“

  二人吃完东西,石戎道:“咱们明早就走,现在不能去港口坐船了,但大船已经出海,赵智星就是想追也追不回来了,我们只要能上船就可以安全了。”努尔哈赤愁眉苦脸的道:“怎么上船?游过去吗?”石戎道:“这哥哥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现在麻烦的是,这个家伙怎么办?”努尔哈赤一愕看看郭再佑也是大感棘手。

http://drukxpress.com/duoergun/27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